首页 人物当前 小米驱动 评论科技 现实模型

枪手来的那天,每次都是「砰!」三声,然后安静下来

发表于2020-07-17

枪手来的那天,每次都是「砰!」三声,然后安静下来

我对枪手来的那天印象最深的是罗素小姐的呼吸。很热,闻起来带着咖啡味。衣柜里很暗,罗素小姐从里头拉着柜门,窄窄的门缝透进一点点光。柜子里没有把手,她用大拇指和食指死命扣住仅有的小金属片。

「不要动,札克(Zach)。」她轻声说:「绝对不要动。」

我没有动。即使我坐在自己的左脚上,感觉像有千百根针在刺我,痛得不得了,可是我还是没有动。

罗素小姐说话时,带着咖啡味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让我有点不舒服。她拉住金属片的手指抖得很厉害。她必须一直转头对坐在我后面的伊凡洁琳、大卫和艾玛讲话,因为他们在哭,没有乖乖坐好不要动。

「我和你们在一起。」罗素小姐说:「我会保护你们。嘘,请安静。」我们一直听到外头有「砰!」的声音,还有人尖叫。

砰!砰!砰!

听起来很像我有时候在Xbox上玩的《星际大战》的音效。

砰!砰!砰!

每次都是「砰!」三声,然后安静下来。嗯,安静下来,或者有人尖叫。当「砰!」的声音传来时,罗素小姐总会好像吓一跳那样,讲话的速度也变快了。「不要出声!」伊凡洁琳哭到不停打嗝。

砰!喀!砰!喀!砰!喀!

我想有人尿裤子了,因为在衣柜里闻起来有那种味道。混合了罗素小姐的咖啡味、尿味,还有下课时大家穿出去淋雨的溼外套的味道。「外面没什幺好玩的?」卡拉瑞斯太太说:「我们难道是糖做的,碰到水会融化吗?」我们才不怕下雨呢!我们在外面踢足球、玩官兵抓强盗,弄得头髮和外套都溼了。我试着转身,举起手去摸外套,想看看它们是不是还很溼?

「别动。」罗素小姐小声对我说。她换另一只手去拉门,手鍊撞击发出叮噹声。罗素小姐的右手总是戴着许多手鍊,其中有些挂着她称为「吊饰」的小东西,她说它们代表特别的回忆,她每次度假都会买一个新的吊饰留念。我们刚上一年级时,她给我们看她所有的吊饰,还一一告诉我们哪一个是在哪里买的。最新的一个是她这次暑假买的一艘船,那是她搭去看一个超级大瀑布的船的迷你版。尼加拉瀑布。在加拿大。

我的左脚越来越痛,但怕罗素小姐发现,只敢稍微移动一下下。

上课钟才刚响,我们从操场跑回来,把外套收进衣柜,然后拿出数学课本,就开始听到「砰!」的声音。声音本来不大,听起来像在走廊最远的那头、查理(Charlie)的桌子附近。家长在放学前或要从保健室接走我们时,都得在查理的桌子签名,拿出驾照,换一张穿了红绳的访客证挂在脖子上。

查理是麦金利小学的警卫。他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三十年。去年我还在念幼稚园时,学校在大礼堂为他办了一个盛大的派对,庆祝他服务满三十年。许多家长也赶来参加,因为他们念小学时查理就已经是麦金利的警卫了,像我妈咪就是。查理说他不需要什幺派对。「我早就知道每个人都爱我。」他说,然后哈哈大笑。查理的笑声很特别。不管他想不想要,学校还是办了派对,而且我觉得他看起来其实满开心的。他把我们为了那场派对画的画全收起来,一些放在他的桌上,其余的拿回家挂。我的画就摆在他桌子的正中央,因为我超会画画的。

砰!砰!砰!

一开始的「砰!」很小声。罗素小姐正在告诉我们数学课本哪几页是回家功课,哪几页是课堂习作。那串「砰!」让她突然安静下来,皱起眉头。她走到教室门口,从玻璃窗往外面看。「到底是……」她说。

砰!砰!砰!

然后,她猛然从门口后退一步,脱口而出:「干!」真的。她说了那个字。大家都听到了,我们开始大笑。「干!」就在她说完后,墙上的校内广播喇叭传出:「上锁紧闭,上锁紧闭,上锁紧闭!」不是卡拉瑞斯太太。以前我们举行上锁紧闭演习时,都是卡拉瑞斯太太广播的,但是她只会说一次,这一次的声音说了很多次,而且速度快很多。

罗素小姐的脸一下子刷白,我们都不笑了,因为她看起来和平常不一样,脸上完全没有笑容。她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表情吓坏我了,让我的呼吸卡在喉咙,喘不过气来。

罗素小姐在教室门前绕了两圈,好像不知道自己该走去哪儿。然后她停下脚步,锁上门,关掉电灯。外头在下雨,没有阳光照进窗户,但罗素小姐却把所有的百叶窗放下。她用很快的速度讲话,声音颤抖,甚至有点刺耳。「记得上锁紧闭演习时该怎幺做吗?」她说。我记得「上锁紧闭」就是不要像火灾一样跑出去,而要待在教室里,不要被人看见。

砰!砰!砰!

有人在走廊尖叫得非常大声。我的双腿开始发抖,膝盖互撞。

「孩子们,大家立刻躲进衣柜。」罗素小姐说。

上锁紧闭演习时,躲进衣柜超好玩的。我们假装自己是坏人,只是暂时躲在衣柜里,一直等到查理拿着能打开学校每一扇门的万用钥匙从外头打开我们的教室,然后大喊:「是我,查理!」就表示演习结束了。可是现在我不想躲进衣柜,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进去了,看起来好挤,但罗素小姐把手放在我头上,将我推了进去。

「快点!小朋友,赶快!」罗素小姐说。大卫和几个小孩开始哭,伊凡洁琳哭得最大声,说他们想回家了。我也感觉眼泪快要流出来,但是我忍住把它硬吞下去,免得被我全部的朋友看到。我用了奶奶教我的那招:用两根手指捏住鼻子外面从硬变软的地方,这样眼泪就不会流出来了。这是有一次我被人从秋千上推下来时,奶奶在儿童游戏区教我的。我正要大哭,她告诉我:「别让他们看到你的眼泪。」

罗素小姐把所有人赶进衣柜后关上门。整段时间我们还是一直听到「砰!」的声音。我试着在脑子里默数。

砰!一  砰!二  砰!三

我的喉咙好乾好痒。我想喝水。

砰!四  砰!五  砰!六

「拜託,拜託,拜託。」罗素小姐轻声说,然而她开始对上帝说话,她叫祂「亲爱的主」,接下来她说了什幺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她说得好小声又好快,我猜她大概只想说给上帝一个人听吧?

砰!七  砰!八  砰!九

每次都是「砰!」三声,然后停下来。

罗素小姐突然间抬起头,说了一声「干!」这是第二次了。「我的手机!」她稍微推开门。当「砰!」的声音停了好一阵子时,她用力推开门,低着头弯腰冲过教室,跑向她的办公桌,然后立刻跑回衣柜。她再次把门关起来,告诉我伸手拉住那个小金属片。我照做了,即使那让我的手指痛得不得了,而且衣柜门好重,要用力拉着才不会滑开。我只好用两只手去拉。

罗素小姐用手指将萤幕滑开,却在输入密码时抖得太厉害,一直按错。如果密码不正确,萤幕上所有的数字会摇个不停,你就只好从头再来一次。「快点,快点,快点。」罗素小姐说。最后,她终于输入了对的密码。我看到了:一九八九。

砰!十  砰!十一  砰!十二

我看到罗素小姐在手机上拨了九一一。当我听到有人接听时,她说:「是的,我从麦金利小学打来的。威克花园区。罗杰斯道。」她讲得很快,从她手机发出的光线,我可以看到她的口水有点喷到我的大腿上,可是我两只手都拉着门,只能让它留在那里。我没办法擦,只是一直瞪着它。我的裤管上有一个口水形成的小泡泡,好噁。「学校有枪手闯入,他正在……好,那幺我先等。」她转过来小声的对我们说:「已经有人打过电话了。」枪手。她刚才是这幺说的,让我脑袋想的全是枪手。

砰!十三,枪手  砰!十四,枪手  砰!十五,枪手

现在衣柜里变得好热,好难呼吸,好像我们用光了里头所有的空气。我想把门推开一点点让新鲜空气进来,可是我太害怕了,我不敢。我可以感觉到胸口的心脏跳得超级快,就快跳出我的喉咙。坐在我旁边的尼可拉斯双眼紧闭,发出急促的呼吸声。他浪费太多空气了。

罗素小姐的眼睛也是闭着的,但她的呼吸却很慢。当她慢慢吐出长长的气时,我可以闻到那个咖啡的味道。然后她睁开双眼,又开始小声对着我们讲话。她叫着我们每个人的名字:「尼可拉斯。杰克。伊凡洁琳……」当她叫到「札克」时,我感觉好多了。「没事的。我们会没事的。」她对大家说:「警察已经赶来救我们了,而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们。」我很高兴她就在这里,她刚才说的话让我觉得没那幺害怕了,呼吸里的咖啡味也不再那幺困扰我。我假装那是爸爸週末在家吃早餐时的呼吸。我喝过咖啡,可是并不喜欢。嚐起来太热、太苦,有种说不出的味道。爸爸大笑着说:「很好,反正它会妨碍你的成长。」我不知道那是什幺意思,但我真希望爸爸现在也在这里。可是他不在,这里只有罗素小姐、我的同学和那些「砰!」的声音──

砰!十六 砰!十七 砰!十八

听起来真的好大声,走廊上好多人在尖叫,衣柜里更多人哭了。罗素小姐不再对着我们说话了,她转头对手机说:「噢,天啊!他越来越近了。你们来了吗?你们来了吗?」最后一句话重複了两次。尼可拉斯睁开眼睛,发出「噢!」一声,然后吐了。他吐得自己的衬衫上全都是,还有些喷到艾玛的头髮上,以及我的球鞋后面。艾玛发出响亮的尖叫声,罗素小姐立刻用手遮住艾玛的嘴巴。她的手机掉了,正好落在地板的呕吐物中央。我可以听见门外传来好多警笛声。我对分辨不同的警笛声十分拿手,这是消防车的,那是警车的,还有救护车……但是现在我却分不出来,因为太多了,全都混在一起了。

砰!十九 砰!二十 砰!二十一

衣柜里又热又溼,闻起来糟糕透顶,我开始觉得头昏,胃也不太舒服。突然间,一切变得好安静,我再也听不到任何「砰!」的声音,只听见衣柜里的哭声和打嗝声。

然后,超多声「砰!」像是在我们面前炸开,好多都是一长串的,超级刺耳响亮,好像什幺东西被撞破辗碎似的。罗素小姐尖叫,摀住她的耳朵。我们也尖叫,摀住我们的耳朵。柜门滑开了,因为我没握住那个金属片,光线射进衣柜,刺得我眼睛好痛。我试着去数有几声「砰!」,可是太多了我办不到。然后,所有的「砰!」一下子全停了。

一切完全静止不动,包括我们,没有人敢动一根手指头,好像连呼吸都不需要了。我们维持那样的姿势好久好久,安安静静,一动也不动。

然后,有人走到我们教室门口,我们可以听到把手被转动的声音。罗素小姐急促的呼吸发出像「啪!啪!啪!」的怪声。接着敲门声响起,一个男人大喊:「哈啰,有人在里头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大家正在看